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儿童
普通
限制
用户头像 点击登录

The way of heaven: the only way to change your destiny is to rely on yourself

广告

《天道》是一部2007年播出的,网络评分9.2的神剧。这个电视剧的故事取材于被称为傲然独尊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电视剧讲述的是一个成人神话,是一个利用现代商业模式,在法律框架下的杀富济贫的故事。这部电视剧从宗教、政治、文化、经济、商业等多个维度,立体感的再现了整个社会中,不同层级的根本区别,是文化属性的区别,是自我认识的区别。

本剧中的男主角丁元英由老戏骨王志文饰演,对于丁元英这个角色,王志文驾驭得入木三分。这其中不仅仅考验王志文的演技,更多的还有王志文身上的文化修养和内涵。整部电视剧中的诸多台词,由于涉及太多的专业术语,对于很多普通观众而言多少有些晦涩难懂,我们今天谈论的不过多的涉及那些高深的人生大命题,毕竟要懂得那些文化属性的根本问题,用丁元英的话来说,需要学识、阅历、天赋缺一不可。我们就不过多地做些隔皮猜瓜,无关痛痒的分析了。

广告

我们今天核心要说就是王庙村的那些农民,以及那些农民的三位代言人:冯世杰、刘冰、叶晓明。从生活环境而言,丁元英几乎不可能和这些人发生交集,一个上亿私募基金的操盘人,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深入到一个贫困县的贫困村。而这一切在电视剧中,被女主角芮小丹称为神话。用丁元英的话来说何谓神话,就是在普通人眼里看起来的奇迹,而在那些等同于神的人而言所做的普通事。

所以我么觉得牛顿因为苹果发现了万有引力而感到惊奇,但是殊不知为了推算出引力系数,牛顿耗尽了一生的精力也只写出了一个公式。而当布鲁诺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说的时候,他被当成了异教徒而活活烧死。当阿基米德沉迷于一个数学算式时,他却命丧于一个无知的士兵之手。王安石变法、商鞅变法,虽然极大地推动了社会的进步,但是这些人在当时都被视为怪物。在《天道》中说,什么是神?神即是道,道法自然。

然而以上的例子说明了什么?当真正的伟大的人,当真的具有普通人眼里神迹力量的人,和普通人交流的时候,这些所谓的神,是不被大众所理解,所认知的。大众眼里的神是什么?大众希望神赐予自己平安,大众渴望神赐予自己幸福,大众跪求神的谅解。大众眼中的神是一类无私的英雄,是能够全力为自己着想的巨大力量。

广告

然而这一切现象,都被《天道》中的丁元英定义为弱势文化,定义为大众贫穷和苦恼的根本。就如剧中的贫困村王庙村,这里的人冯世杰绞尽脑汁请来高人丁元英为自己扶贫,但是他一旦嗅到了危险的时候,却比谁跑得都快,和冯世杰具有同样性质的还有叶晓明、刘冰。这些人在剧中被塑造的大有烂泥扶不上墙的意味。

而对于这一切,作为整个事件的丁元英在五台山问道上已经有了预感,正因为懂得了这种贫穷的根本原因,所以丁元英对于这次商业扶贫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态度。他要做的不仅仅是经济上的扶贫,更是希望这些人能够在思想根本上的自救。所以丁元英自始至终在输入个人力量的同时,他也在刻意的隐藏自己的影响力,以弱化自己的救世主形象。

电视剧的原著小说叫《遥远的救世主》,但是究竟谁是王庙村农民的“救世主”呢?是村子里的超前人物冯世杰,还是村子里基督教堂里的神像,还是幕后操纵一切,料事如神的丁元英?说到这里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要说没有自救,其实冯世杰主动的靠近丁元英,其实就是他的自救,要说能够自救,但是冯世杰等人在关键的时刻却掉了链子,不敢承担为了达到成功目的而应该承受的风险。

广告

所以穷本身而言是一种“病”,这种病被丁元英称为文化属性,而所谓的强势的文化和弱势文化,其根本区别便在于对神的态度。在整部剧中神迹、神话、扶贫、道等词汇被反复提及,而王庙村的村民,以及冯世杰、叶晓明、刘冰等人,他们始终没有搞懂其中的奥妙。其实丁元英也未必懂得其中的全部,人为什么不敢于事实就是,人为什么要曲解道理,曲解神的旨意。其核心缘故在于人性的原始缺陷,比如我们大部分人身上都具有的懒惰性、趋利避害性,虽然用自然的本能让我们用最小的代价生存,却难以支撑我们成为强者。

而所谓的脱贫致富,其实不过是经济不好的人一种自我的超越。这种超越虽然终于金钱,但是却始于文化属性。剧中所谓的文化属性,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上的方法论,而是一种对自我人性的持续改造的能力。但是我们生活中大部分人的想法是什么,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最先想到的往往是谁能帮我,我要向谁求救,而一旦我们的求助人要求我们做出些必要但是却暂时看不到前景的动作时,大部分人又表现出迟疑或者质疑的态度。

广告

这就是弱者的心态,想赢怕输,大事怕死,小事拼命。整日的把精力消磨在不必要的事情之上,而贫穷其实很多时候是一种行为习惯上的疾病,我们看大部分的贫困村,一般伴随的除了物质资源的匮乏之外,更多的还有集体意识的懒惰,不进取。这些思想共同的作用下,形成了恶性的循环,越穷越被人看不起,越被人看不起越失去获取财富的资源,越失去资源又越是习惯于这种弱势的地位,来回往复,几个轮回之后,贫穷便成了一种自然而然的客观事实。

如何突破贫穷?在当今社会几乎不缺少途径,至少谋一个温饱体面的工作,只要足够的勤奋,肯学,肯干,这些不会成为无法迈不过的坎。然而现实中依然有很多人挣扎在贫穷的边界线上,这些人缺乏的不是一个来自于神的启示,也不是来自于上苍的机会,而是自我意识的突破,自我奋进的决心。

广告

穷这种病在《天道》中没有给出明确的治疗方案,但是整个剧情的发展,以及最后刘冰跳楼自杀的桥段,丁元英一直在灌输给观众一个“优胜劣汰”的原始信号。道法自然,真的必须是回归到“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上吗?勇敢单纯的肖亚文,击败了复杂聪明的刘冰三人组。丁元英在向观众传递一个自救的信号,悟也好,求也罢。其实最终都要回到一个事实就是的科学态度上来,有目标,有眼界,有方法,这不是靠别人的施舍就能够得到的。而是屈原所说的那句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所以丁元英所说的强势文化,首先是要对自己强势,首先是一种自我的蜕变,人只有都懂得靠自己了,个体才有希望,个体有了希望社会才有希望。这大概就是丁元英所谓的道法自然吧,这就是他那个不能向女友芮小丹道明的“神话”。穷是一种病得治,而能够治病的人,只有自己,也唯有自己。